有些人仰望星辰领会到神,而我却看到了无数的可能性。

2013.01.04

今年的长安城带给我一场意外的大雪。

远山蒙蒙,光芒皓皓,形影稀稀。

心里荡漾着记不清的若干年,

笔触月落的天穹,雪外依然星霜伶仃。

 

飘零的秋风捎走了季节里最后一点寂寥,

阳光又迟暮了一个轮回,躲进风化的岩缝里,蔓延苍老。

寒冷是岁月里凝固的柔情,唯有冬日里的冰霜能包容它的温暖。

城头的钟声一记回荡,倒影了麻木的车水马龙、火树银花。

 

项王别虞姬,泪数行下,男儿的眼眸总是隐忍着无处诉说的悲怆与承担。

她依然在另一个世界里凝眸远眺,望穿了红尘里的千古月明。

舞台上的良人洗尽铅华,将等待留给昨夜扬起的帏帘。

烛光里有重叠的身影摇曳,冷却的相思化作几缕不散的青烟。

 

轻易地焚起佛前的檀香,再难熄灭心中的残灯。

落花随着流水尽去,比不得尘世间孤身流连。

岁月或许只是一个梦,人间万物终有消亡。

我们所能把握的,终究只有手中苦短的光阴。

 

缘分不盈一握,犹如在黑夜疾行的列车里,看到窗外的万家灯火。

这是一场漫长的旅途,春开花,秋落叶,年年岁岁,生生世世。

终有一天,车站会成为不堪的回忆,会让旅行的过客在匆忙而疲惫的人群中倍感心酸。

终有一天,我会为了不可名状的舍得而停下漂泊,会为了不算伟大的梦想而燃烧心魂。

 

空间上的距离会成为一种罪恶,煎熬着走火入魔的心情;

时间上的距离又成为一种慈悲,包容着可望可及的倔强。

有人说,所有生命最终的结局不过死亡二字。

但是,这不是我们的将来,我们的将来是从现在到死亡之前的结果。

 

最后,我开始构思这个故事,一个我们一起选择的故事。

黄沙掩埋老去的宫阙,残垣边的白草挺直了灵魂,遥对沧桑。

我们的脚印扎根在龟裂的大地上,踩疼了时间。

我们在埋葬回忆的荒坡上,撒下了一颗颗叫做刻骨铭心的种子。

 

评论
热度 ( 4 )

© 雪夜乄冰灼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