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些人仰望星辰领会到神,而我却看到了无数的可能性。

猫的体内也许住着一个灵魂,
可以长久地和这个世界对望。
可以不悲喜,
可以不记忆,
可以不理解。
猫用躯壳来感知这个世界,
灵魂只享受善意的供养。
乏味的时候就围成一个圈,
对世间一切的喧嚣都不打扰。

周末又睡过去了~

炒鸡萌啊~

暗中观察……

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,我只是觉得吵闹。

日常晒猫~

总算有了人生中的第一个猫盆栽~

周末。

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。

南山南。

飘零做归宿,爱无法解读,有些话不说,是因为于事无补。

旧照片,分别来自陕西/咸阳博物馆。

上周末终于放弃家里蹲,去了东西冲,算是抓住了深圳入冬前的尾巴~

见于西塘。

唯一一次见过的黄河。

不要因为将就而抛弃了你的梦。光芒一定会在黎明出现,只是我们需要一点时间去适应夜的黑。这是在深圳一个月最大的感想。

当初爬完华山的五个峰也是一夜之间的事情。很多时候,如果不坚持,你便看不到自己的极限。

华山日出,那个时候还是很自由的。

校园里的那只黑猫,真如同孤城里的我。

他们很率真。他们遇事以问题为中心,而不以自我为中心。他们喜欢独处。他们更容易感受新奇,任何一次日落都如第一次那么壮丽。他们经常体验神秘。他们是更健康的人。
From:只有百分之一的人具有尽善尽美的特质

有些东西带不走

遗弃,大概是生命中最残忍的事情。无论有多么坦荡荡的理由,终究割舍了岁月中的一部分血肉,迈向一个并不完整的人生。与之相对的,是在回忆里,将多祭奠一份心情。

我知道这座城市里还有人对我眷恋难忘,时间的流逝使得你我的相识像是一场宿命的玩笑。然而这并非是我内心对情感的淡漠,地球转到今天,相遇的人当然可以再次相逢。照顾好自己的生活,便是对这一段缘分最大的报答。

1992.01.22
即将一个人去深圳,开始生命的另一场冒险。

看到一堵蓝色的墙,还有一点小生命。

兰若生春夏,芊蔚何青青。
幽独空林色,朱蕤冒紫茎。
迟迟白日晚,袅袅秋风生。
岁华尽摇落,芳意竟何成。

挺美的诗句。

我想,我最终会去你的伤心之地,感受一下你的放不下与伤的痛。我会把现在的耐心与时间,融化在一个跟你有关的,也许没有结果的等待中。不要说我闲,只是恰好,此时此刻,只有你一个人住进了我的心里。你所有过的缺憾,你所不能面对的岁月,我来替你消磨!

2013.01.04

今年的长安城带给我一场意外的大雪。

远山蒙蒙,光芒皓皓,形影稀稀。

心里荡漾着记不清的若干年,

笔触月落的天穹,雪外依然星霜伶仃。

 

飘零的秋风捎走了季节里最后一点寂寥,

阳光又迟暮了一个轮回,躲进风化的岩缝里,蔓延苍老。

寒冷是岁月里凝固的柔情,唯有冬日里的冰霜能包容它的温暖。

城头的钟声一记回荡,倒影了麻木的车水马龙、火树银花。

 

项王别虞姬,泪数行下,男儿的眼眸总是隐忍着无处诉说的悲怆与承担。

她依然在另一个世界里凝眸远眺,望穿了红尘里的千古月明。

舞台上的良人洗尽铅华,将等待留给昨夜扬起的帏帘。

烛光里有重叠的身影摇曳,冷却的相思化作几...

© 雪夜乄冰灼狼 | Powered by LOFTER